外婆追悼会悼词

时间:2019-11-30 栏目:常用公文 作者:公文君 来源:公文书网

外婆追悼会悼词

外婆追悼会悼词[1]

各位来宾、各位亲朋好友、各位兄弟姐妹:

你们好!我外婆去世了,今天我怀着十分沉痛的心情来深切悼念我的外婆。

首先,请原谅我不能和你们一起在现场追悼我的外婆。

我代表我们全家,代表我大姨、三姨、小姨和我舅舅向你们表示最诚挚的谢意!感谢你们在百忙之中前来参加我外婆的追思礼拜,和我们一起与我的外婆作最后的告别。

外婆走的很安详,临走前不愿意打扰任何一个人,就这样安静的与我们告了别。

外婆是出生于旧中国苦难年代,跨过艰苦岁月,挺进新世纪的老人,历尽沧桑走完了平凡而又伟大的人生。

外婆一辈子为儿女操劳,而很少为自己着想,深受全家人的尊敬和爱戴;外婆一生艰苦朴素,让全家人懂得了生活的艰难;外婆一生任劳任怨,让全家人和睦相处;外婆的善良,让儿女们懂得了做人的道理;外婆的远见,让儿女们走出了贫困;外婆的坚强,我从来没听见她说过一句灰心的话,没见过她有什么抱怨,更没见过她流泪。

这一切,让外婆多次抵抗了病魔。

只有过年我临走时被她紧紧的握住我的手,看见她眼睛湿漉漉的却说不出话,带着说不出的舍不得和无奈。

外婆就是用这样的品德感化我们、教育我们。

在亲戚们眼中,外婆是一位和蔼可亲温柔善良的朋友,我有这样的外婆而感到自豪。

我从小就在外婆身边长大,是她把我带大。

每次放假就去外婆家玩,她都给我准备了很多好吃的,我怀念那段幸福的时光,怀念外婆脸上幸福的笑容。

虽然外婆已经离开了我,我今天是如此的悲伤,但我的悲伤并不是因为外婆离开了我,我只是感觉这一天来得太早了,我们每一个人还未来得及孝敬她老人家!我要好好的活着,努力的工作,报答外婆的养育之恩,继承您的美好遗愿。

安睡吧!我亲爱的外婆!我们永远爱您!

感谢一直以来在我外婆生病期间的医生、儿女、亲朋好友和弟兄姐妹的亲切关怀,还要再次感谢今天前来参加我外婆追思礼拜的各位来宾、亲朋好友、和弟兄姐妹,谢谢大家!

外婆追悼会悼词[2]

20XX年4月3日的晚上,年逾九十的外婆因医治无效,在自家的病床上病逝了。

妈妈、姨妈和舅舅们一直守在病床。

爸爸赶快给我回了电话。

我确实回不了家,也不敢回家。

只能开着车远远地看着送葬队伍前进,眼泪充满了我的眼眶。

外婆很善良,不是一般的善良。

她四、五岁左右父母就去世了,由婶娘(也就是我妈妈的外婆)养大。

外婆的婶娘就是我的老外婆。

老外婆脾气好,心底也很善良,一生也没有女儿,就把外婆当作自己的亲闺女。

老外婆一生从善,乐于助人,一直活到九十岁高龄。

还是回来说说我的外婆吧。

小时候,外婆家是我们的避难港。

不管是父母不在家,或者淘气不敢回家,外婆家是我们唯一可以去的地方。

我小时候因为体弱多病,外婆总是额外地照顾我。

有年端午节,正赶上爸爸被批判为“投机倒把,贩卖羊娃”,没收了家里的粮食和财物。

被家乡人称为“铁算盘”的爸爸(爸爸可以两只手打两个算盘,并且两只手各算一笔不相同的帐)没辙了。

看着别人家的欢乐,我们小孩家非常懂事的(爸爸称赞这是坚强)在一旁悄悄流泪。

突然,外婆提着篮子来到了我们家,而且我第一个发现。

我欢呼一声,第一个扑了上去。

冒着热气的篮子一定有好吃的(这就是外婆喜欢我的缘故,他说这是聪明)。

有一年,爸爸因为放土崖,不幸遭到土方的掩埋。

幸亏被武利发现,大声呼喊,爸爸被人救了出来,到了县医院抢救。

我们成了没人管的孩子了,那时我才5、6岁,开始记事了。

夜很深了,我们在家门口的地上睡着了,到了第二天清晨,我们却发现睡在外婆的床上,发现外婆在哭泣。

年幼的我怎能知道大人们的事情啊。

不知怎的,蒲城县突然有人开始信仰起基督教。

那些信教的老爷爷、老奶奶们早就发现善良的外婆,如此这般的劝说,外婆便将自己交给了上帝,非常虔诚地信仰了基督。

那时我已经是小学五年级的红小兵(那年后称为少先队)了。

于是,为了礼拜,外婆来到我们家更多了。

因为我们家处在乡镇的繁华大街上,一直是亲戚们赶集落脚、吃饭的地方。

我体弱多病,一直是家里人最为头痛的的事情。

为了这,外婆经常在耶稣上帝那儿为我祷告。

病好一点,就忙不跌的去感谢主。

有一次竟然带着我去,遭到马列主义忠实信仰者爸爸的强烈反对。

但是,见于外婆的威慑,还是看着少年的我进入到基督的殿堂。

其实我什么也没有看到,只是在一件普通的农房里,挂在正中的十字架对我印象最深。

所以,我和耶稣上帝还是存在一些感情的。

病一直伴随着我,后来简直不能上学,我就回家肄业了。

热爱文学的我,在县文联的支持下,在家乡办起了“春草”文学社。

因为没有经费,外婆给我的零花钱经常成为我们的办公费用。

再后来,简直办不下去,病魔继续跟随着我。

家乡有一位大夫说,我长期看书、写字的文字工作,对于我的治疗不利。

建议我扔掉,先干一些杂物活儿试试。

经过和父母亲深思熟虑的商议,我便到了西安打工,在几家饭店给人洗盘子、碗筷。

竟然学会了包饺子、拉面、扯面、蒸馒头、蒸包子等绝活,并且手艺一直不赖。

当时气功声势高涨,真可谓热遍全中国、冲出了亚洲,走向了世界。

在西安打工的我,从气功的典籍里认识了道教,那时满耳朵听见的是某某道家气功大师发功治病奇效、某某佛教气功大师在某某学院作气功科学报告、带功报告。

这股气功热潮终于把我送上了出家的征途。

我出家的消息一告诉父母,便触恼了他们。

一口气把我带回家。

第二次出来,再也不敢告诉父母,一晃八年,一直到父亲寻至河南中岳庙,那时我正在“河南省道教经韵知识学习班”教书。

看见爸爸走破的鞋子可以断定,老人已经走了许多路。

爸爸晚上告诉我:“我二十七的时候,已经是三个孩子的爸爸了,你已经成人了,以后你自己的路自己走”。

听了这些话,我感到的是一种沉重。

爸爸又说:“你外婆想你,天天给我们要人。不敢让他知道你已经出家。”我的眼泪再也控制不住了,但我没有让自己哭出声音来。

爸爸最后还告诉我不要留着发、穿着道装回家,这样家乡的人会让父母抬不起头。

我已经感到事情的严重性了,看来,我要于一时气胜的孩子习性告别了。

当年的冬天我回了一趟家,因为冬天我可以隐藏长长的头发。

乔装打扮的我匆匆的见了父母、外婆、姨妈、姑妈、姑夫、姨夫。

外婆见到我,老远就看到我哭了起来。

我也不知所措,也跟着哭了起来。

我不敢在家多呆,又急忙匆匆回到宫观,一晃又是十多年。

有一次和外婆通电话,外婆说怕再也见不到我的面了。

果然,直到外婆病逝,我也没见到外婆,期间父亲来电话告诉过我外婆已经病危。

外婆去世了,我不知道我该说些什么。

但我的悲痛,我对外婆的思念,老人家一定会相信的。

故而,我写下下面的祭文:

惟哉外婆 淑惠明贞 早年孤寂 良善出身

遭受坎坷 乐观于心 信仰基督 乐善乡邻

意志坚定 真信不淫 养我教我 榜样子孙

病逝再榻 难行孝殷 对越亲容 我薦我怜

茶果捧前 浊酒三斟 外孙思念 祭礼草陈

哀号祭奠 悲痛难尽 惟愿亲魂 邀请来臻

黄泉有觉 来品来饮 呜呼哀哉! 维歆尚飨!

外婆追悼会悼词[3]

尊敬的各位长辈、各位亲友:

今天是公元20**年2月4日,农历正月十三,龙年新春还没有完全过完,本来在这个时候,应该是亲友聚会、家人团聚、共享天伦之乐的时刻,然而我们却没有,今天我们虽然也聚集在这里,但这里却是我们每一个杭州人最不愿意聚会的地方——我们在西溪路731号龙驹坞的杭州殡仪馆聚集,参加的是送别会,在这里,送别的是我们身边的一位长者,我的外祖母吴水根女士。

记忆中的1990年、1991年、1995年、1998年、2001年、2008年、2010年,我们都在这里送别亲人,最不愿意来,但却不得不来到这里,哀痛的心情真的是无法言喻。

我的外祖母生于1926年,17岁的时候嫁给了我的外祖父范文康先生,外公和外婆共同养育了我母亲、我的四个舅父,让我无法忘怀的是,在我的父亲去世后,我的外公和外婆又一起共同承担起了本不是他们的责任的责任,与我的母亲一起抚养我成人,我在外婆的呵护里成长,外婆看着我一天天的长大,我却看着外婆一天天的老去,外婆操劳一生,为后辈的成长倾注了毕生巨大的心血,87个春秋过去了,一直到3天前的傍晚,外婆终于累了,她终于不再操劳了,在杭州市红十字会医院的病房里,外婆合上了她的双眼,外婆与外公、二舅父,还有在天堂的亲友们终于可以在天堂团聚了,外婆应该不会感到孤单!外婆走的很安详也很安心,因为她知道,后辈已经成长,她可以安心的走了,没有痛苦,也没有遗憾。

记得3天前的傍晚,我在得到消息后,从西溪湿地往红会医院赶过来,一路上我拼命祈祷,祈祷外婆能够坚持、祈祷路上不要堵车,然而等我到达的时候,外婆却已经睡着了。

这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,莫过于生离死别、莫过于阴阳相隔,这是怎样的哀痛啊!现在,外婆就安静的躺在我们的身边,近在咫尺,却远在天涯,外婆,这么多的晚辈、亲友来这里送别你,你能看到吗?你能听到吗?你能感觉到吗?

几十年来,外婆含辛茹苦、勤俭持家养儿育女,邻里和睦、和气待人,操劳一生,也辛苦一生,是我们晚辈心目中的好母亲、好奶奶、好外婆、好二妈、好舅妈、好姥姥!虽然外婆的物质财富并不多,但她常常教导我们,做人要正直、大度、宽宏、要与人为善,这非常非常平凡的言语却是我们后辈心中永永远远的财富,

医学上讲,死亡只不过是生命蛋白质的结束,新陈代谢是人类永恒的主题,但是对我们外婆身边的至亲来说,长辈的离开,我们的哀痛真的无法用语言来描述!

感谢外婆!赐予我们生命!感谢外婆!抚养我们成人!更感谢外婆!教会我们做人的道理!

懿德常与天地存,慈容永留心际间!我们终身缅怀,感恩载德,兄弟团结友爱,晚辈互相帮助,请外婆放心,一路走好!外婆在天有灵,也一定会护佑我们,护佑从恩明、恩惠、范莉开始的我们下一代,能够兴旺发达!护佑整个大家庭、大家族的各位亲友平安顺利、幸福安康!

这个时候忽然想起小时候,我坐在外婆的膝盖上,外婆念的一首儿歌,摇啊摇,摇到外婆桥,外婆请我吃年糕,而如今,而如今这记忆中最最香甜的外婆的年糕,却将成为我生命中永远的回忆!

再次对聚集在这里参加告别会的各位长辈、各位亲朋和好友表示感谢!谢谢大家!

声明:文章仅供公文写作参考,版权归原作者所有。若侵犯您的合法权益,请发送邮件至: 本站将第一时间予以处理!